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协会新闻

广州粪便清运行业:粪便转移排放后的矛盾激化和行业走向

上传时间:2020-01-03 浏览:274次

2019年7月30日,广州市政府宣布到10月28日为止,广州市无害化处理中心停止受理粪便排放业务,将由福山生物质厂受理该项业务。

 

福山生物质厂即为朗坤环境生物综合处理厂一期,是由朗坤环保集团投资、建设、运营的城市有机垃圾处理项目,处理对象为广州市范围内的餐饮垃圾、厨余垃圾、动物固废、粪渣等。厂区位于广州市黄埔区,距广州市无害化处理中心40多公里。

 

一石激起千层浪,广州市几十家从事粪便清运业务的企业对政府此次的排放地转移措施持较大争议。8月5日上午,粪便清运企业组织51台抽粪车到广州市无害化处理中心门口“自愿集合、静候排队”以此表达不满,但诉求杳无音讯。

 

11月,相关企业又筹划组织超过140台抽粪车辆及相关人员集体前往省、市政府门前请愿,并提交有123名“掏粪工”联名签署的《关于广州粪便转移排放现状困扰和想法的一封公开信》。消息惊动了整个环卫行业及行业监管相关部门。

 

广州环卫行业协会是最先获悉消息的相关方之一。协会会长谢锦锋和秘书长赵东平判断,事态紧迫,要解决好政府和企业的纠纷,必须由行业组织介入,充分发挥行业组织的协调功能和桥梁纽带作用。协会一边努力劝阻相关企业可能做出的过激行为,以控制事态发展,一边及时向市相关部门反映情况,并提交了《关于粪便清运行业出现矛盾有关情况的报告》,报告建议由协会组织一个座谈会,邀请城管部门、粪便清运从业者共同参会协商,以寻求妥善解决的办法。

 

12月26日,在协会组织下,广州市城市管理和综合执法局环卫处、设施运营处、广州市无害化处理中心、广州市城市管理技术研究中心、福山生物质厂,以及粪便清运企业代表,在协会会议室共同出席了广州市粪便清运工作座谈会,研究解决当前粪便清运行业出现的困难和问题。会上,双方就行业出现的各种问题相互沟通,共商解决方法。

 

问题一:粪便排放地路途更远,运营成本严重上涨

 

粪便排放地由广州市无害化处理中心转移到福山生物质厂,运输距离增加了50多公里。粪便运输车辆的油耗成本、时间成本大大增加。这对已经与客户签订了粪便收运业务合同的企业来说十分棘手。一方面,企业要应对成本上涨,另一方面,合同服务费用不可随意变更,客户对提价也不甚理解。这对企业的生存经营提出了挑战。

 

问题二:排放的粪便内含混合垃圾,达不到福山生物质厂排放标准者拒绝接收,混合垃圾无排放处理地。

 

目前,广州市各小区大厦、郊区民房、餐饮店等区域粪便排放中含有地沟油脂、油渣、泥沙及其他混合垃圾,排污隔离设施建设不完善,油渣、泥沙及生活垃圾容易造成化粪池和排水管堵塞。化粪车吸纳的粪便夹杂混合垃圾,若混合垃圾不符合排放标准的福山生物质厂拒绝接收。粪车罐体沉渣、泥沙找不到处理单位和处理地点,是行业的最大难题。

 

问题三:粪车转移排放限行限时,对粪车正常运营有很大困难

 

企业代表说,现实中因管道、化粪池堵塞反冒的情况随时可能发生,粪车需要应急处理。但市交管部门对粪车设定禁行路线、禁行时间段,违反者认定为违章处罚。福山生物质厂距离无害化厂50多公里,地处高山偏僻路远,路窄坡多难行,来回接近4个小时。而福山生物质厂接收时间是8:30至24:00,客户又偏偏要求粪车晚上作业,如遇塞车,粪车很容易来不及赶到福山,卸粪车辆不知道如何是好。

 

问题四:《生活垃圾清运(含粪便)处理许可证》各区办理标准不一。

 

《生活垃圾清运(含粪便)处理许可证》是粪便运输企业从事粪便清运业务前必须办理的证件,但许多企业反映,各区办理要求的标准不统一,需要提供的材料也不一样,这对跨区作业的企业来说十分不便。

 

对于企业一口气抛出的诸多问题,各相关部门负责人也提出了看法和对策。

 

对于价格上涨的问题,赵东平秘书长说,广州环卫行业协会会加紧与物业协会沟通,敦促物业协会对相关物业管理公司传达成本上涨的问题,协调处理好服务费用增加的后续问题。而城管部门建议,企业可参考政府公布的指导价,该指导价相关文件已在网上有所公示。

 

对于粪便内的混合垃圾处理问题,福山生物质厂的代表表示,朗坤环保集团是一家民营企业,同样需要考虑运营成本问题。杂物分离处理成本大,对企业来说是个相当的大的成本压力。同时,粪便里面所含的油渣、泥沙、化学物品和部分生活垃圾对处理设备产生巨大的磨损和破坏,假以时日,处理设备一旦损坏停运,不但对企业来说是巨大损失,更是严重扰乱了整个广州市的正常粪便排放秩序。

赵东平秘书长也认为,含化学物质的粪便坚决不能排放到设备当中去。

市城管部门的代表表示,目前政府对粪便中的油渣、泥沙等垃圾的集中处理还没有一个具体的规划和指引,但是对粪便的源头排放和隔离必须要加强监管,城管部门会与环保部门协调,加强油渣等垃圾的源头处理。对于粪车的限行限时问题,城管部门也适时向交管部门反映情况。

 

针对许可证的办理难问题,广州市城市管理和综合执法局表示,他们会核实情况,协调各区城管部门,最终解决办理标准不一的问题。

 

      企业未来的期望:建设粪便处理中转站、解决油渣等混合垃圾排放问题、加强行业监管和杜绝行业乱象。

 

   有企业代表希望政府参考餐厨垃圾处理模式,在每个区设立粪便中转站,再由行业统一组织车辆转运到福山排放。另外,因运输到福山排放不方便,粪便运输行业又缺乏专门、合法的组织引导和政府的监管,对于运费涨价、同行低价恶性竞争、偷排等乱象问题不知道如何解决。

  

    对此,城管部门代表表示,设置中转站和混合垃圾处理都涉及到地点的选取,征地是大难题,目前都不能一步到位,只能长远规划。

 

赵东平秘书长建议,由广州环卫行业协会牵头,帮助组建一个粪便清运专业委员会,为粪便清运企业搭建一个反映诉求的平台,并充分发挥桥梁纽带作用,加强行业自律,规范企业行为,净化市场环境,促进粪便清运行业为建设干净整洁平安有序“幸福广州”作出新的更大贡献。

 

公共设施和市容环境需要市民共同爱护。

 

“对于粪便的源头排放,除了政府部门加强监管、改善隔离措施,广大市民也应该遵守文明公约,讲究卫生、爱护公物”。谢锦锋会长呼吁:“人人如厕要遵守公德,不要把卫生用品、厨余等垃圾倒灌到厕所便盆或马桶内,保护公共设施的正常运行。广州市的市容生态环境需要每一位市民的共同努力和守护。”

 


分享至: